梦远书城 > 古典微信免费领红包群 > 唐明皇秋夜梧桐雨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楔子


  (冲末扮张守珪引卒子上,诗云)
  坐拥貔貅镇朔方,每临塞下受降王。
  太平时世辕门静,自把雕弓数雁行。
  某姓张,名守珪,见任幽州节度使。幼读儒书,兼通韬略,为藩镇之名臣,受心膂之重寄。且喜近年以来,边烽息警,军士休闲。昨日奚契丹部擅杀公主,某差捉生使安禄山率兵征讨,不见来回话。左右,辕门前觑者,等来时报复我知道。
  (卒云)理会的。
  (净扮安禄山上,云)自家安禄山是也。积祖以来,为营州杂胡,本姓康氏。母阿史德,为突厥觋者,祷于轧荦山战斗之神而生某。生时有光照穹庐,野兽皆鸣,遂名为轧荦山。后母改嫁安延偃,乃随安姓,改名安禄山。开元年间,延偃携某归国,遂蒙圣恩,分隶张守珪部下。为某通晓六蕃言语,膂力过人,现任捉生讨击使。昨因奚契丹反叛,差我征讨。自恃勇力深入,不料众寡不敌,遂致丧师。今日不免回见主帅,别作道理。早来到府门首也。左右,报复去,道有捉生使安禄山来见。
  (卒报科)
  (张守珪云)着他进来。
  (安禄山做见科)
  (张守珪云)安禄山,征讨胜败如何?
  (安禄山云)贼众我寡,军士畏怯,遂至败北。
  (张守珪云)损军失机,明例不宥。左右,推出去,斩首报来。
  (卒推出科)
  (安禄山大叫云)主帅不欲灭奚契丹耶?奈何杀壮士!
  (张守珪云)放他回来。
  (安禄山回科)
  (张守珪云)某也惜你骁勇,但国有定法,某不敢卖法市恩,送你上京,取圣断,如何?
  (安禄山云)谢主帅不杀之恩。
  (押下)
  (张守珪云)安禄山去了也。
  (诗云)
  须知生杀有旗牌,只为军中惜将才。
  不然斩一胡儿首,何用亲烦圣断来。
  (下)
  
  (正末扮唐玄宗驾,旦扮杨贵妃,引高力士、杨国忠、宫娥上)
  (正末云)寡人唐玄宗是也。自高祖神尧皇帝起兵晋阳,全仗我太宗皇帝,灭了六十四处烟尘,一十八家擅改年号,立起大唐天下。传高宗、中宗,不幸有宫闱之变。寡人以临淄郡王领兵靖难,大哥哥宁王让位于寡人。即位以来,二十余年,喜的太平无事。赖有贤相姚元之、宋璟、韩休、张九龄同心致治,寡人得遂安逸。六宫嫔御虽多,自武惠妃死后,无当意者。去年八月中秋,梦游月宫,见嫦娥之貌,人间少有。昨寿邸杨妃,绝类嫦娥,已命为女道士;既而取入宫中,策为贵妃,居太真院。寡人自从太真入宫,朝歌暮宴,无有虚日。高力士,你快传旨排宴,梨园子弟奏乐,寡人消遣咱。
  (高力士云)理会的。
  (外扮张九龄押安禄山上,诗云)调和鼎鼐理阴阳,位列鹓班坐省堂。四海承平无一事,朝朝曳履侍君王。老夫张九龄是也,南海人氏。早登甲第,荷圣恩直做到丞相之职。近日,边帅张守珪解送失机蕃将一人,名安禄山。我见其身躯肥矮,语言利便,有许多异相。若留此人,必乱天下。我今见圣人,面奏此事。早来到宫门前也。
  (入见科,云)臣张九龄见驾。
  (正末云)卿来有何事?
  (张九龄云)近日边臣张守珪解送失机蕃将安禄山,例该斩首,未敢擅便,押来请旨。
  (正末云)你引那蕃将来我看。
  (张九龄引安禄山见科,云)这就是失机蕃将安禄山。
  (正末云)一员好将官也。你武艺如何?
  (安禄山云)臣左右开弓,一十八般武艺,无有不会;能通六蕃言语。
  (正末云)你这等肥胖,此胡腹中何所有?
  (安禄山云)惟有赤心耳。
  (正末云)丞相,不可杀此人,留他做个白衣将领。
  (张九龄云)陛下,此人有异相,留他必有后患。
  (正末云)卿勿以王夷甫识石勒,留着怕做甚么!兀那左右,放了他者。
  (做放科)
  (安禄山起,谢云)谢主公不杀之恩。(做跳舞科)
  (正末云)这是甚么?
  (安禄山云)这是胡旋舞。
  (旦云)陛下,这人又矬矮,又会旋舞,留着解闷倒好。
  (正末云)贵妃,就与你做义子,你领去。
  (旦云)多谢圣恩。(同安禄山下)
  (张九龄云)国舅,此人有异相,他日必乱唐室,衣冠受祸不小。老夫老矣,国舅恐或见之,奈何?
  (杨国忠云)待下官明日再奏,务要屏除为妙。
  (正末云)不知后宫中为甚么这般喧笑?左右,可去看来回话。
  (宫娥云)是贵妃娘娘与安禄山做洗儿会哩。
  (正末云)既做洗儿会,取金钱百文,赐他做贺礼。就与我宣禄山来,封他官职。
  (宫娥拿金钱下)
  (安禄山上,见驾科,云)谢陛下赏赐,宣臣那厢使用?
  (正末云)宣卿来不为别,卿既为贵妃之子,即是朕之子,白衣不好出入宫掖,就加你为平章政事者。
  (安禄山云)谢了圣恩。
  (杨国忠云)陛下,不可,不可!安禄山乃失律边将,例当处斩,陛下免其死足矣。今给事宫庭,已为非宜,有何功勋,加为平章政事?况胡人狼子野心,不可留居左右。望陛下圣鉴。
  (张九龄云)杨国忠之言,陛下不可不听。
  (正末云)你可也说的是。安禄山,且加你为渔阳节度使,统领蕃汉兵马,镇守边庭,早立军功,下次升擢。
  (安禄山云)感谢圣恩。
  (正末云)卿休要怨寡人,这是国家典制,非轻可也呵!(唱)

  〖仙吕·端正好〗则为你不曾建甚奇功,便教你做元辅,满朝中都指斥銮舆。眼见的平章政事难停住,寡人待定夺些别官禄。

  〖幺篇〗且着你做节度渔阳去,破强寇永镇幽都。休得待国家危急才防护;常先事设权谋,收猛将保皇图。分铁券,赐丹书,怎肯便辜负了你这功劳簿。(同下)

  (安禄山云)圣人回宫去了也。我出的宫门来。叵耐杨国忠这厮,好生无礼,在圣人前奏准,着我做渔阳节度使,明升暗贬。别的都罢,只是我与贵妃有些私事,一旦远离,怎生放的下心。罢、罢、罢!我这一去,到的渔阳,练兵秣马,别作个道理。正是:画虎不成君莫笑,安排牙爪好惊人。(下)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