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叶双 > 富贵馋佳人 >
二十四


  就在她兀自犹豫不定时,他突然伸手搭住了她的皓腕,她受惊之余连忙抽开手,正准备怒斥他的轻薄,他已经快一步地说:“二姑娘胃虚寒,应该是经常大饮大食之故,还有你的下身虚寒,每月癸水应该都不太顺……”

  “你给我闭嘴!”他真的是个疯子耶,这么大剌剌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朗声讨论着她的癸水,那她以后还要不要做人啊!

  万嘉湘气急败坏的转身就走,但倒也没忘拉着风子行一起走,毕竟经过他刚刚的诊断,她开始有一丁点儿相信他真懂得医术。

  既然今天眼看是要徒劳无功了,就暂且将死马当成活马医吧!

  他……确定是个大夫吗?!

  大夫不是看病的吗?可明明他才是病人,为什么他的眼神总是痴痴傻傻地瞧着万嘉湘啊?

  梁威名怎么瞧都觉得风子行不像大夫,总觉得比较像是迷恋万嘉湘的纨绔子弟,忍不住狐疑的目光望向双手环胸立于一旁的她。

  见她轻浅的摇了摇头,然后红唇无声开阖——就让他试试吧!他说得信誓旦旦的。

  呃,不是吧!

  万嘉湘的话让梁威名一愣,这种事可以用试的吗?

  真的很想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,但他念头才动,风子行已经快一步的伸手为他诊脉。

  好吧!就死马当活马医吧!

  既然人家已经动手了,梁威名也不好再说什么,反正只是把脉嘛,就算是庸医也把不死人吧!且瞧他把脉的姿势倒还有模有样的,说不定真有两下子。

  风子行一改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,褪去了总挂在脸上的虚浮笑容,认真的闭目把脉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梁威名仍不语地静心等待结果,倒是万嘉湘忍不住,急匆匆地问道:“究竟怎么样啊?”

  “嗯,张嘴。”把脉把着,脸色愈形严肃的风子行突然睁开双眼审视着梁威名的脸色,一会儿又要他伸出舌头仔细察看。

  “风子行,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压根就是皇帝不急急死了太监,初时还能按捺着自己的急性子,可是不一会儿时间,她便又再开口问。

  风子行一听到她的问题,立时转头看向她,然后严肃的开口说:“你知不知道?”

  “知不知道什么?”还以为他要问什么严肃的问题,万嘉湘也正经八百的直接反问。

  谁知上眨眼的时间,他又恢复了一贯的痞样,很不正经地说:“你难道不知道男人最忌女人说他不行吗?”

  此话一出,梁威名和万嘉湘全都傻了眼,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尤其是她更气得抡起拳头来想揍人,“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啊?”

  “喂,如果你在乎他的话,就别真动手,否则我要是一撒手,他便是大罗金仙也难救。”

  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威胁他,他难道不知道她万嘉湘最讨厌人家威胁她吗?

  但想是这么想,那白馒头似的小拳头却还是在碰上他头顶的那一刻,僵在半空中。

  风子行不语地瞧着面露挣扎的她一眼,闷闷说道:“你好像很在乎他。”

 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,向来大剌剌惯的万嘉湘听了扭捏了起来,虽然骂人依然流利,可也明显地少了许多威力。

  “在乎你个头啦!我是让你来看病诊脉的,不是让你来胡言乱语的。”

  “我肯定没有胡言乱语,瞧你现下颊上的红晕,就足以证明我说的是正确的。”

  他的手指了指她颊畔的淡红铁证。

  “喂,我警告你喔,你别再胡言乱语喔,谁、谁在乎他啊!”

  “向来听说万二姑娘实际得紧,绝不做一些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情,我还听说你也挺懒的,怎么这么勤快的替他找大夫,而且还要我发誓不准说出去,否则天涯海角都会让我好看,这样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你喜欢他吗?”

  “当然不能证明。因为我会想尽办法救他,是不想以后吃不到他煮的美食,就这么简单。”这个理由曾经说服过自己,说服过梁威名,应该也可以说服得了他吧!

  偏偏这个风子行也是个怪胎,认定了就是认定了。“天底下的好厨师不只他一个,要吃美食也未必非他不可吧!”

  “你……风子行,我是让你来看病的,不是让你来说些闲事的,你到底要不要告诉我他的病情究竟如何啊?”

  万嘉湘的反驳有些无力,岔开话题的方式更是粗糙。

  “既然对梁威名无意,那你干么那么紧张?”像是打定了主意似的,他非要来个打破沙锅问到底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万嘉湘还来不及开口替自己辩解,但梁威名已经率先开口,“风大夫,敢问在下的病情?”

  以前,他从来不是一个有同情心的男人,对于女人更甚少有怜惜的心情,可是瞧见她那急着否认的模样,他就是忍不住想插手,忍不住想要保护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